帐号:   密码:    | 注册 找回密码
七一社区
1 页号:1/1 到第 页 

  一个法国的城市状态研究者曾说过,一个城市的“夜生活”质量,是考察这个城市的国际化程度、大众消费取向和投资发展空间的一个重要因素。

  在中国,夜生活正变得越发丰富,而不同城市的夜生活也真实地体现了城市的文化与特色。

  上海:没有寂寞的夜晚

  在上海,没有寂寞的夜晚。白天循规蹈矩,夜晚倾巢而出涌向各种新奇主题的时尚派对。爵士乐、交谊舞,抹不去的是老上海的繁华,不少上海“老克勒”们仍然会保留年轻时的夜生活习惯来到百乐门怀旧。

  商业派对在上海无疑有着最适合存在和生长的土壤,国际时尚品牌进入内地往往选择上海作为首站。从最初的小酒吧到大型仓库,Chanel借用龙华机场的飞机作秀,Dunhill铺了100多米的奢华餐桌,派对策划者的想像力愈加天马行空。上海越来越大的包容性,让各种层次、各种地方的人都能找到栖息之地,形成大大小小的“派对圈”。这群人,白天各干各的事,夜晚倾巢而出,他们从一个派对赶到另一个派对,衣着光鲜,他们被称为“派对动物”。

  北京:我们看话剧去

  夜幕降临京城。簋街的灯笼红成一片;三里屯酒吧街里开始聚集得意或失意的人们;后海边喜欢夜游的人们已经登上游船;KTV里到处都是“K歌之王”……当然,在丰富的夜生活中选择在剧院里安静地“参演”一出话剧,绝对是夜幕降临时,生活在北京的人们所拥有的最特殊的幸福。

  “我会一直演下去,只要话剧的舞台上还需要我。”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后,邹健如愿考入人艺从事话剧表演,今年已是第五个年头,每年都要演出70场到80场。邹健说,按照要求,“首都剧场”的灯是不能灭的,除了星期一集体整休外,每天晚上都有话剧演出,“其实想想,北京的老百姓还是很幸福的,只要想看,随时可以来看。”

  成都:因酒吧而精彩

  对成都人来说,一切都是虚的,只有生活是最实在的,作为夜生活的主要根据地,酒吧聚合了这个城市最为休闲、最享乐主义的人气。

  在一般人眼中,酒吧是个高消费的地方,但成都酒吧老板深知成都人的消费心理。在成都西门经营“绿芭”酒吧的胡扬说,成都人一向是“不求贵,只求对”,酒喝得再多,玩得再迷,掏钱时心里却是清醒的,感觉对了再来,感觉不对,决不当回头客。和同等城市比较,成都大多数酒吧价格都不算太贵。在酒吧里,喝到兴致之处,年轻人喜欢玩些行酒令游戏。比如流行的“789”游戏,规则是男男女女一块摇色盅,摇到七点的负责倒酒,摇到八点的喝一半,摇到九点的就得一口喝完。

  昆明:“慢吧”摇出悠然心态

  八年前,刘岩在昆明最热闹的娱乐码头昆都开了一家民谣酒吧,每晚聘请三位民谣歌手抱着吉他在灯下浅吟低唱,无论怀旧老歌还是原创新曲都透出质朴、浓郁的浪漫气息,当时民谣酒吧昆明酒吧98player.com行业中星罗棋布、各具特色。

  八年后,曾经的深沉、怀旧和一点温暖的小资情调荡然无存,昆明夜生活充斥着狂躁的音乐节拍和过度酒精,取代民谣吧的是各种各样的慢摇吧。

  和北京厚重的文化底蕴、成都弥散的市民气息、上海时尚的派对情调完全不同,以旅游业著称的春城昆明原本就被旅游业内认定是云南这个旅游大省的中转站,拒绝深度、追逐时髦,偏居西南一隅,自给自足的安然心态造就了昆明人越来越及时行乐的娱乐观。

1 页号:1/1 到第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