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 注册 找回密码
七一社区
1 页号:1/1 到第 页 

“一转正就走,一定走,必须走!在这样下去要疯咯!”对面办公室的阿莉刚从农村信用社对账回来,嘴里自言自语怒骂到。我了解她,这不是她的一时的气话,是吐的是真话,更是说出了我们这些地方所有基层年轻人的心声。

随着惠农政策的普及,农业农村工作方式的改变,人事制度的任免,基层人才:只有走不掉的,没有不想走的。

看见阿莉桌子上堆积如山的表格、数据、各种文件,我不想也不愿劝慰她。能走是好事。我们大家都想走,但是阿莉是唯一个个有条件走的人,她有着公务员的身份,而我们走不了的是事业人员。阿莉是个90后女孩,其实她考来这个岗位九月份才转正。基层能“留”下的不是老弱病残就是心灰意冷的事业人员,在加之几个又当兵又当指挥官的领导。

基层现在是年轻公务员的镀金跳板,是事业人员“栖身”地。长此以往基层留不住人!基层如果再这样更留不住人!

基层的环境。基层仍然是脏乱差的代名词,城镇建设落后,各项基础设施不齐全,生活远不如大城市方便快捷,特别是在大城市生活惯了的年轻大学生,重新适应基层城乡结合式的生活,比较难。基层的人情关系。

基层人情关系复杂,圈子小,本地人回本地还好,外地大学生到此,举目无亲,不仅缺亲戚关系,还缺同学,而唯一认识的同事,也以近亲朋友打成一片,年轻异地的大学生很难融入基层的人情圈关系圈,进一步增加了心灵上的孤独感,异乡作客倍思亲。有一句话说的好,在城级市,不分县级人,在省会不分城级市人,在首都,都是中国人。城市越大,级别越高,籍贯身份越不重要,同时,裙带关系与人情关系也更难以触及,而会比较简单,同时进的大学生,会更容易在一条起跑线上竞争。而基层则关系复杂的多,人情的复杂带来的关系复杂使外地人很难与本地人竞争,尤其是本地的官二代们,外地年轻人才来到基层,干活的不少,受的关心却不多,晋升也相对难得多,为了寻找相对公平的机会,人才流失成为必然。

基层的机会。即使排除关系情方面的因素,基层晋升的机会较之大城市,仍然少的可怜,一个县的副科级已经是领导了,需要县委常委会批准,而到省级部门,干活的都是科级处级,职务晋升在一定程度内都是三年一晋升,晋升容易,而且如果下放基层,便是绝对领导,这是基层干部人才按序晋升不敢想的。

基层的待遇。中央虽然一再强调收入分配向基层、向边远贫困地区倾斜,可是由于受财政束缚,基层人才的福利待遇与大城市相比仍然差距很大,在物价、房价如此高涨的今天,那点工资还真是伤不起啊。

中央一直不是提任人为贤,到了基层事业人员永远是服务岗位,去年换届有很多优秀的事业人员看到了希望,结果省组织部张副部长的要求,着实让很多事业人员一下心冷失去了奋斗的激情。其实在基层 能挑起大头的都是事业人员,公务员都去当领导去了。公务员、事业人员都是党的子民,事业更像是养来儿。

基层干部,责任无限大,权利无限低级,待遇低,工作重,上不去,生活差,被歧视,如此人才环境,焉能留住人才?

标签: 基层心声 

1 页号:1/1 到第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