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 注册 找回密码
七一社区
1 页号:1/1 到第 页 

427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指出:加快中西部教育发展补“短板”,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这释放了一个明显信号,国家将会把教育资源更加投入到中西部,发展教育硬件实施,提高教师教学水平,让更多的人接受更好的教育。

古今中外的历史表明,一国的国民都能接受良好教育,社会就会更加和谐、更加文明、更加进步,当地域差异、教育机制瓶颈障碍导致教育不公,谈社会公平正义就会显得苍白无力。

原因显而易见,同样都是上学的孩子,中西部的孩子接受的教育就与东部的孩子差异巨大,输在起点、冲刺、终点,教育一输,其它皆输,这是一个被实践证明颠扑不破的真理,诸如就业、工作等,现实中,大家感慨万千的是,付出同样的劳动,为什么收入差异那样大,居住环境差异那样大,生活的品质差异那样大,难道是命运使然,不,大家共知是教育不公。

以不同的维度来审视中国的教育发展水平,我们会得出完全不同的图景。上世纪80年代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普及和本世纪初大学扩招这两件标志性事件,代表过去30年中国教育发展的核心思路:通过教育规模扩张,使教育机会供应量迅速增长。

然而,量的增加难掩不断扩大的质的差距。统计表明,自1990年以来,重点大学农村生源比例不断下降,以北大为例,2000-2010年间农村新生仅10%,到2013年依靠国家贫困地区每年30000重点大学照顾名额,北大农村新生比例升至14.2%,而80-90年代这一比例是30%。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质的差距并不仅在高等教育阶段,而是由初中等教育质量差异累加而成。

这从数据上应和了人们的直观感觉: 7080年代考入大学便“鲤鱼跃龙门”的时代似乎过去了。人们感慨,教育输在起跑线,“寒门再难出贵子”。

这释放出一个危险的信号——教育不公平和阶层固化正在逐渐形成恶性循环。

矫枉必须过正。经历了30年教育供给量的普遍增长,加大对中西部和边远、贫困地区教育资源倾斜力度已经是迫在眉睫,尤其要抓住差距最大的高等教育与直接与劳动力市场挂钩的职业教育。

当勤奋无法换来财富,当知识无力改变命运,当教育不公成为整个社会的短板,再多的财富积累也无法换来社会稳定与人民幸福。寒门再难出贵子,会寒掉民心民意;穷人最后的“天梯”被拆除,社会公平正义也就从起点被剥夺。

守住教育公平的起跑线,就是守住社会公平的基石。

1 页号:1/1 到第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