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 注册 找回密码
七一社区
1 页号:1/1 到第 页 

粟裕将军的“三让”是为官之镜

 

71日,湖南卫视“湖南新闻联播”讲述了《粟裕将军的“三让”》的故事,让人敬佩不已、深受教育。粟裕是从湖南怀化会同走出去的共和国第一大将粟裕,作为怀化人,笔者对他的丰功伟绩自然有所了解,他文武兼备、有胆有识,身经百战、战功卓著,以精湛的军事指挥艺术,保持了常胜不败的纪录,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今天,重温他人生中两让司令、一让元帅的“三让”故事,更是被他的高风亮节、高尚情操所震撼和感动,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成为人们心目中不朽的丰碑。

19451028日,粟裕将一封电报发往中央。电报开门见山:请求以张鼎丞为正司令。原来当时张鼎丞同志是粟裕的老组长,结果粟裕就坚决地向党中央写了几封信,认为张鼎丞在很多方面都优于自己,若张任司令员,自己任副职,协助张鼎丞工作,会更有利于党的事业。最后中央只好接受了他的请求,重新作了任命。这就是大家所熟悉的“一让司令”。

19485月,陈毅同志调中原工作,中央决定华东野战军由粟裕领导,可粟裕坚持认为陈毅是华野众望所归的统帅,陈毅继续担任华野领导更为合适。经他一再恳请,中央决定陈毅仍任华野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陈毅不在位期间,其职务由粟裕代理。这就是“二让司令”。

1955年,我军实行军衔制。在讨论粟裕军衔问题时,毛主席考虑到粟裕的资历、威望和战功,给予了粟裕极高的评价,说“论功、论历、论才、论德,粟裕可以领元帅衔”,要给粟裕授元帅衔。但粟裕又一次选择辞让,不当元帅。周总理说:“粟裕二让司令一让元帅,人才难得,大将还是要当的。”毛主席补充说:“而且是第一大将”。于是粟裕便被授予了共和国的大将军衔。

粟裕将军戎马一生,导演了一幕幕摧枯拉朽、气吞山河的战争史剧,在中国革命的历程中立下卓越战功,被刘伯承称为“百战百胜将军”,被陈毅誉为“愈出愈奇,愈打愈妙”。1961年,毛泽东在武汉会见英国名将蒙哥马利元帅。谈及解放军的军事统帅时说:“我的这些战友中,数这个粟裕最会打仗。”粟裕不仅在军事指挥上享有盛誉,而且在对待个人得失荣辱上也为我们作出了榜样,“两让司令一让元帅”的故事,实在令人肃然起敬、感慨万千。

曾经有人无中生有地议论,认为粟裕一而再、再而三的向中央提出“让官”是不敢担当。笔者觉得这些人在歪曲历史,是小人之心,粟裕“让官”绝不是“作秀”,绝不是推辞,也不能简单地理解为仅仅是谦逊。纵观粟裕一生,他总是从人民利益出发,顾全大局,光明磊落,虚怀若谷,尽管功勋卓著,却从不居功自傲,而是把功劳归于党、归于人民。诚然,“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粟裕的谦让却是基于从全国革命大局出发,从革命全局利益考虑,这也是他一贯的大公无私、品德高尚的集中表现。正如他的一句诗写的:“生死沉浮寻常事,乐将宏愿付青山。”这样的恭谦礼让,难道不是人民之福、时代之幸、事业之需吗?

可如今,有些人把职位、权力、金钱看得很重,工作上不思进取,职位上却总想步步高升,大肆跑官要官、买官卖官。当一个领导位置出现空缺时,往往就有不少人上蹿下跳,找路子、拉关系,托人说情,软磨硬要。还有的向组织伸手要职位,一旦不能实现,则闹情绪,撂挑子,混日子,严重影响了工作。与粟裕将军的“三让”相比,那些因为自己的同学、同事升迁了,自己仍“原地不动”而愤愤不平者,该不该感到汗颜?那些因为自己过去的下级职位超过了自己而怨天尤人者,是不是应该羞愧?那些以“我干副职已几年了”“我在这里已几年了”为资本向党和人民讨价还价者,要不要深刻检讨?

粟裕将军“三让”的故事,充分体现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崇高境界和为党为人民的事业无私奉献的精神风貌,虽然已过去半个多世纪了,但其折射出的共产党人对待权力的精神境界和以全局为重、以团结为重、以他人为重,从不计较个人得失的人格魅力,仍在影响着一代一代共产党人,在今天仍然有着现实意义,闪烁出时代光辉。可以说,粟裕这种“超凡入圣”的淡泊境界,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领导干部学习的典范。

粟裕将军的“三让”就是为当今官员立镜,需要领导干部做到不“居功自傲”、不“心浮气躁”、不“跑官要官”。特别是时下正值换届之际,面对进退留转,这面明镜更能让人从中悟出一些道理。各级干部要认真对照这面镜子经常照一照,扪心自问、深刻反思,大力倡导“迷事而不迷官”的正气,把进退留转作为政治生命中的“转乘站”,保持一颗平常心,正确对待上与下、得与失,高调做事,低调做人,经得起换届的考验,切实防止心理失衡、言行失度、党性失规。

1 页号:1/1 到第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