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 注册 找回密码
七一社区
1 页号:1/1 到第 页 

 

 欧阳宗岩

口和舌组成了人体最重要的器官——嘴。人人都长有一张嘴,嘴是无底洞,坐吃山也空,嘴的主要功能就是吃食以维持生命;嘴是两块皮,会讲又会移,嘴的另一作用便是说话用于表达心愿。

食有冷热酸辣,话有好丑真假,全赖舌头的伸展。只是如今,做为说话器官的口舌却比用于进食的功用越来越大,越来越广了。“病从口入”,已是让人防不胜防,“祸从口出”,常使我辈沉默寡言。只因隆平科技,“饥不择食”的日子已一去不返,花样翻新的美味在层出不穷,可各种病毒却在你我的肉身里悄无声息的滋长,因为制假售假的奸商早已将其良心丢进了粪坑。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物质生活的改善,人民对精神层面的追求也就越来越多姿多彩,为实现自我价值的假政绩、假成果皆粉墨登场,“歌德派”也就更加变得伶牙俐齿。

中国人历来爱听好话,但好话不一定是真话、实话,巧舌如簧者总能将假的说得比真的还实,说者自欺欺人,听者心知肚明,却总是乐意受用。曾有人在邻家小孩“满月”时说了句“这人将来是要死的”大实话,结果不仅未能有酒喝的境遇,还得到了一顿痛打的待遇,真是“祸从口出”。“大鸣大放”时让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一些书呆子信以为真,结果没几个有好下场。讲话是一门艺术,季羡林的经验是“真话不全说,假话全不说”。有些高人即使并不喜欢某人,但当面也会言不由衷地说番假好话,可假好话尚未飘散,一转身就说出了一串大实话。而实话是最易得罪人的,加之投机取巧的小人如今太多,将大实话一搬弄,就成为无中生有的诽谤,凭空造出许多口舌是非。

如今言论自由,不再“戴帽子,打棍子”,就是台面上人,也可对国家主要领导人评头品足。但在官场这个鱼龙混杂的江湖,您如果只说真话不说假话,就永远得不到进步,跟不上潮流,成为另类甚至叛徒,因为“说真话,上边不高兴;说假话,下边不高兴”。

钱理群教授在《说话的底线》里提示我们:一、做人应说真话;二、想说真话而不能说时应保持沉默;三、如果外在环境暴虐而使沉默难以做到时,我们不得不被迫说些假话,但至少应不加害于人。在钱教授圆通的处世哲学里受益的肯定很多,但我还是不想做人这么圆滑。因为只要是假话就会加害于人,只是加害的程度深浅不同而已。

“我坚决反对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费了这许多口舌,我无非就是想提醒所有稍存良知不失正义的人,即使“环境暴虐”,也别说假话搬弄是非好么?

 

1 页号:1/1 到第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