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 注册 找回密码
七一社区
1 页号:1/1 到第 页 

“年”终于过完了,回想过年种种,心头百般滋味。

北方的乡村喝过腊八粥就开始准备年货了,所以腊八过后,街道就逐渐热闹起来了。而我——一个基层公务员,每天上下班途中,看到街道两旁讨价还价的交易、拎着大包小包行色匆匆的路人,总觉得自己很是另类。人家都在积极的采买储备、准备过年了,而我却总觉得“年”还很是遥远,甚至感觉“年”和自己无关。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是因为我老了,对年没了期待?还是因为我得按时上下班,没时间采习储备,所以才感觉不到年的氛围?或许兼而有之?

又到周末了,习惯性的睡个懒觉后,虽然还是感觉不到“年味”,但是理性的算算,实在是年没几天就来了,这年前的最后一个周末,怎么也得用来筹备年事了。于是几次往返街道之后,冰箱塞的满满的。接下来算算得去拜年的亲戚,夫家娘家的叔姑姨舅算了十几家,要带的礼物塞得汽车的后备箱几乎装不下。

除夕前夜,老公再三强调明天放假了得早点回家上坟去(老家有除夕早晨给去世的先人上坟的习俗),但是采买了一些必须的东西之后还是没赶上上坟的时间。下午匆匆赶回老家与嫂子一起煎炸烹煮,一直忙到晚上一大家十几口人吃毕团圆饭。按习俗初一家人团聚是不能走亲戚的,初二只能拜新陵(去先一年家里有亲人去世的亲戚家祭拜故人),从初三开始得正式走亲戚了,这过年走亲戚也是老家一大习俗,特别是走长辈家,如果不走会被视为傲慢无理。要用三天时间走完十七八家的亲戚,有的亲戚家去了发完礼品寒暄几句就得走,几天亲戚走下来奔波劳累就不说了,用朋友的话来说,这走亲戚走得就象是下乡慰问。在有的亲戚家稍作停留就得离开,在有的亲戚家得留下来吃饭,血缘关系一样远近的叔姑姨舅家,愣是走出了远近亲疏,留下了埋怨。

小时候我们期待过年,过年时可以穿新衣,吃好饭,玩鞭炮,吃零食,最主要的是收压岁钱;青年时代我们期待过年,过年时除了儿时的愿望能得到满足以外,还可以三五好友相聚,四处踏青游玩;可是现在提起过年感觉咋就那么累呢?年前得准备一家老小的新衣,得储备过年的一应吃食,得兑换一摞新钱准备为晚辈们发压岁钱,这一切的准备还得在周末或者班外进行;除夕到初一基本上是在厨房里的煎炸烹煮中度过的;从初三开始不用做饭了,基本上都奔波在走亲戚的路上。

中年的年味,咋就剩下了一字——累!如果春节不放假多好,这样我就有理由不那么累了。如果假期翻番多好,这样我就可以悠然的享受储备之乐,享受天伦之乐;可以从容的走完亲戚,既顺应了习俗,又走出了亲情。

1 页号:1/1 到第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