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 注册 找回密码
七一社区
1 页号:1/1 到第 页 

俱 灰 之 感

 欧阳宗岩

    那天,从雪峰山里的扶贫村返回时,由于司机操作失误致使小车飞出路面对着大山撞去。坐在副驾驶室的我顿时大脑一片空白,瞬间万念俱灰。

    但庆幸的是,车子一下就停住不动了,只是人却不知如何变成头顶向下、双脚向上,是谁给我(们)来了个“倒栽葱”?一秒,或是三秒、五秒,我恢复了神志,也回转为站立,只觉得脑袋有些大,双耳嗡嗡地叫,逃生的欲望就想打开车门出去,但门丝毫没有反应。只听得司机说,看从这边是否可以出去,边说边爬向后面,并推开后座的一页门出去了,坐在后座的老唐也跟着出去了。我便弓着腰从前座爬到后座,再从打开的左门实为后座右门出来了。惊魂甫定的我一看小车,已是四轮朝天,前后窗玻璃全碎。应是反作用力的功劳,小车在快速撞向山土后立即反弹,车子迅速侧翻,一下就卡在路边的沟渠里不能动弹了。

    司机问我有没有受伤,我没见身体哪里出血,也无太痛的感觉,只是觉得右额部似有异常,用手摸索着,摸出了两片碎玻璃,不见有血,放了心。但头有些晕,晃了几下,耳内还有些嗡嗡作响,口中不停地喃喃着“万幸万幸万幸···”像是对他们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有辆路过的小车见有事故发生,忙减速并打开了窗子,有人可能认识我,就要车子靠边停住并下来了。哦,原来是人大的尹主任,问车是如何翻的?会车、还是?我才记起司机当时为何突然往右边打方向盘,回看身后的公路,原来弯道处右侧有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对!司机应该是避让此石才往右躲避。可是,我见他往右打方向过多,侧眼看时他已往左回方向了呀,为何一瞬就又往右猛打方向呢?且本不过快的车子何以突然似箭样飞了起来??难道以怠速下坡的他将放在制动上的脚踩向了油门???

后来,同老唐换车回家的路上被王师傅问起,我说我明明看见他往左回方向了,怎么突然又往右边猛打方向呢?老唐说他在喊“哎哎哎”。这就对了——问题就出在老唐喊的“哎哎哎”!他不仅是喊了“哎哎哎”,还因为十多年未见老朋友喝了三杯酒有些兴奋,坐在后排的身子一直前倾、头部还紧挨着司机的座椅且是在大声地急切地刚好是在司机往左打方向时、对着司机的右耳喊的“哎哎哎”!这三句“哎哎哎”怎能不让也被他激将着喝了杯半酒的司机的大脑在猛然刺激下得出往左打方向是错误的而做出快往右打的决定?!且潜意识提示的快踩刹车却由于惊慌而将放在制动上的脚踩向了油门,甚或右边的后轮正好压过前轮避开的石块,使小车刚好又多了个加速度。所有的疑问,都在这酒后的“哎哎哎”声里有了全部的答案!

    是祸躲不脱,躲脱不是祸,一切皆有因缘。那天本来定好我是搭乘法院小车去的,但由于老唐的单位无车可去,我这个扶贫组长就报告单位一把手,只好由我们单位派车且我和老唐已经出发,在大门口偏偏碰上先晚从长沙回来正打算找我的扶贫村村长。四个人何必开两辆小车?我就想节约些汽油等资源,要村长一起坐我们的车。谁知老唐一见村长这多年未见的老友,边说边下车:“坐奔驰!”我只好问单位司机:“将车停在那边的空坪,一起坐奔驰去?”在得到他“不去”的回答后,我只好歉意地说声“对不起”,让他开车回单位,也坐上了村长的高级奔驰越野车。

    幸好奔驰车质量还不错,车辆飞速侧翻“轰”然落地,车架竟没有凹陷,才保得车内3人都无大碍。司机只是右手掌被玻璃刺破很小的一块皮出了一点血,老唐的右脸靠鼻处仅有一条约2厘米的(玻璃?)划痕,只渗出些微红色。伤最重的我,因忘系安全带且坐在副驾驶室,就首当其冲,右额部碰出个小包,右手撞击伤、上臂软组织红肿。自认“无伤大雅”,当晚只涂了些外伤膏药就睡了,直到半夜左额部剧痛而醒,一下一下的像谁用刺刀在刺。起床再次涂药后,或是劳累疲倦或是真的困乏,就迷迷糊糊又睡了。晨起时并无太痛之感,故看医时,也只是简单地摸了摸右额的小包,开了些活血止痛的药服用。可几天来右手臂一直痛,特别是左额部连续剧痛,第6天晚上竟然痛醒后无法入眠,买的药刚好服完,挨到天亮后只得在妻、儿的要求下又去医院,先是测脑电图、脑血流图,结果为“颈内A系统搏动性供血量低于正常”“颈内A系统搏动性供血量不对称(左低于右)”,难怪右边的撞伤只是微痛,而左边却是剧痛。怎么会出现受伤在右剧痛在左的症状呢?医生也没个准确答复,建议再拍头部CT。我明知“最好的CT拍一次也相当于拍700张胸片,美国过度的CT检查每年引发2.9万例恶性肿瘤”,但为不延误伤情的治疗,也只能冒险再做CT。结果为“颅脑目前未见明显外伤性出血,右侧上颌窦部分致密,炎症”。儿子又带我去颅脑外科住院部找他朋友,怀疑有轻度脑震荡,颅底或有轻微出血,但CT不一定拍到,建议住院观察。我不想住在医院,就要求我继续服用活血消炎的药物。

“是药三分毒。”但我既然有伤痛也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继续“服毒”了。右额的小包虽未全消,时时隐痛,还是该打起精神看看书的,不想文中“万念俱灰”一词突然跃入眼帘,脑海里就很自然地回想起那天的前因后果,觉得这是这人生中难得的一次“万念俱灰”之感。而我虽有惊有险,却无手术急救,还一直平安地活着,难道不是上天赐给我的一种福报?从中可总结出三点经验教训:一是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二是坐车不坐喝酒司机开的车,上车后一定要系好安全带;三是坐车时无论情形如何危急,千万不要惊叫,以免引起司机慌乱。

我将这俱灰之感真实地记录,就是因为中国人最易好了伤疤忘了痛。我如不乘着伤疤未消、疼痛还在时记下这不大不小的工伤实情,只怕日后想写,也会忘了许多细节。受伤定有后遗症,上次因公负伤虽历经生不如死的“蒸骨之痛”,且留下终身疾患,却难评工残,总让人懊悔。只愿今后及所有阅读本文且善心尚存之人不会经历这样的俱灰之感。

1 页号:1/1 到第 页